记忆宋河:有事就用宋河粮液

2012-11-01 05:22:25 来源: 郑州日报

宋河1988 我的故事

1988年,我在中州铝厂参与熟料烧成90米烟囱的建设工作,工地在焦作市修武县与新乡市辉县交界的地带,遍地砾石,绝少人烟。

工余是漫无边际的闲聊与闲逛,为了一场露天电影步行十数里是寻常事,没有这种文艺生活时,则多为一次小酒(那时还有散酒出售),单人独骑的,常常孔乙己似的,打一角酒,要一碟豆。啸聚而出的,轮流做庄,轮到做庄而诡诈不出的,被公视为不齿。而大概和风水有关,当地店主的脸上常是木木的,即便表示由衷的欢迎,也像挤出来一样。市内县里的货品流通不过来,这种小店仿佛灾年一般。

这时,我常常回忆家乡的鹿邑大曲和宋河粮液,1987年,我在周口老干部局工地时,已经被鹿邑大曲物美价廉的气度折服,并且很快知道,该产品的中高档产品宋河粮液,已经占据中档以上饭店餐桌的优势空间。

这种星火燎原的趋势,是世间最好的口碑,普通小聚喝大曲,重要场合饮宋河,到了1988年,玻璃瓶装的宋河粮液经历种种考验,淬练成为中国名酒,迄今为止,河南只有两个“中国名酒”,而宋河粮液,是浓香阵营中的惟一。

宋河粮液获得中国名酒后的喧哗之声,很快传播到了太行山下的工地,假如我们还在周口做工,事不关己,笑笑而已。可是背井离乡,尽管草根,我们也升腾聚气合力、心向往之的感觉了。当然,没有球赛场面那种胜利的雀跃与沸腾,只是感觉“这个酒,就该这样”。那之后,我们开始期待来回往返的乡党从家乡或者从市内所能购到家乡酒的地方,带回一些酒品,当然,根据腰包的厚度,我们要的多是鹿邑大曲,有相对重要的事情时,才用宋河粮液。

当年冬天,前面的工地已验收交工,我在王庄旅社小住,等待结算及新工程发包。住下第二天,隔壁来了位保温材料厂的老板,李子英,鹿邑人。一攀老乡,话题就长,除了他的岩棉、稻壳、石英等保温材料外,一提到枣集,仿佛顽童打枣一般,传说轶闻、乡间奇事、工艺构成大珠小珠落玉盘。

他从商时间长,江湖经验老道,个别词句我至今记忆清晰,如:过去王香花有能耐,啥事儿办不成,找她。后来她不行了,换成张宝林,现在,我有事情就用宋河粮液。(王香花经济短缺时豫东、豫南部分区域人们对王八、香油、花生的简称。)

后来的事情果如他说。他一口浓郁豫东话,去相关部门办事情,对方有一搭无一搭地公事公办接待,后来随口问:李经理哪里人。回答鹿邑,对方才缓缓挺直了腰板直视:“鹿邑?枣集?”

“正(是)枣集人!”


“东奔西走,要喝宋河好酒”。对方眼睛放出光来。

李子英激动得几乎要和他击掌为誓。

后来的故事这里就不说了。二十多年,李子英如今下落如何,与我已是参商之别,再无交集。枣集镇也因为宋河的光大,更名为宋河镇,我在这个生命的行进中,先是离开了焦作,之后又离开这个行当。感谢时代,经济层次的上升,使我可以放开尺度地在庆典、纪念、迎送、家宴等多重场合饮用宋河粮液了!宋河粮液中,有她的故事,而倾入我的杯中后,又和我的故事一起沉淀、发酵,形成独有的醇香。一段记忆,一段情谊,一段缘分,怕是永生割舍不掉了。
 

0 +1
作者:王见宾  编辑:薛瑞红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APP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公众号
百度统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