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酒,你是否真正读“懂”?

2012-10-30 06:09:58 来源: 糖酒快讯

打开尘封已久的遵义接待用酒史,不禁有些惶惑,始终搞不懂市场法则那一只铁之铮铮的手,究竟怎么了?

八十年代初,具有伟大转折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已经几年了,而西部国营酒厂却依然执行着计划生产模式,茅台董酒等老大老二名酒因此显得弥足珍贵。偏偏许多老红军老革命和执政后新任省部领导们又“前赴后继”地造访圣地,名酒接待立即成为诘责难题。经地区领导审定,开始了一套“上酒准则”,除中央首长按需安排外,省部正职和老红军喝茅台,副职喝董酒……依此类推,一直排到副厅职对应鸭溪、正处职对应湄窖为止。我时任分管后勤的副秘书长,自然得遵照办理,有时遇上善饮的客人,也只得硬着头皮提供“等而下”的产品。谁也没有想到从白酒供求关系中去创新突围。

这种情形在八十年代中期开始转变,一方面市场经济的罡风激荡浸淫,另一方面毗邻地区用酒的格外大方(比如安顺用安酒平坝、毕节用金沙回沙等的能喝尽给),迫使名酒产地的遵义如何尽快摆脱“接待不热情”的尴尬,流移之下,除茅台执行原规定外,董酒开始充任先头军。后来连茅台也突破了,但董酒因价格便宜名声海大依旧成为接待主力军。八十年代末紧了一段,中央具体到“四菜一汤”,不喝名酒,“吃工作餐”等细化的规范,“名角”们改头换面或者作为“地方土特产”或者干脆倒入壶中再入酒杯等瞒天过海之术,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终于挡不住客人对茅台、董酒气宇轩昂的引颈渴望,“中央规定”因此在执行中也有所变通。

这期间,董酒还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廉政风暴,“董酒抢购事件”上了《人民日报》头版,全市地毯式清理,不时又有有趣的故事发生。这种气氛背后隐喻着的依然是供不应求,折射出了当时那种两种体制并行过程中始终没有解决的冲突,那只“看不见的手”不仅在左右着供需矛盾,而且还在微妙地拨动着政治的棋盘。每看到酒与政治刀光剑影的描述时,许多人以为是“小题大做”,其实作为“亲历”者,真叫沦肌浃髓。

于是有经济学家站出来指点迷津,他们点拨众生曰:经济不发达、市场不成熟引起了“不正之风”(比如开后门批董酒),只要产品富余了,风气就正了。

可是,更让人看不懂的事接踵而至:在一阵酒酣耳热、觥筹交错之后,那只“看不见的手”又把酒乡人忽悠了一回,“乡长”“村长”们急功近利,兴致淋漓地要“跑步进入”酒界共产主义,酒乡、酒城、酒都、酒镇“疯”了似的到处渲染,这种对市场不足的矫枉过正使遵义名酒走上了决策者愿望的反面,随着银根紧缩、市场疲软,遵义酒业步入萧条。直到今年七月中旬,《贵州都市报》有人写下了“贵州名酒悲情史“的调查报告,言及除茅台一枝独秀外,黔酒名角“全军覆灭”,但有业内人士严正指正,这篇文章言过其实,白酒市场竞争中从来没有常胜将军,黔酒的重新洗牌是正常的,“悲情史”未免无病呻吟。

30年改革开放后贵州名酒兴衰史,其实也深刻地反映了白酒市场白热化竞争的变迁史,此消彼长蹈故鼎新不但不是世界末日,反而是催生成熟白酒市场的助推器。有专家预测,名白酒的需求越来越旺,下个五年将以25%的速度增长,按官方语言,“要大力振兴董酒、习酒、金沙窖酒、鸭溪窖酒……等一批传统名优白酒,建设好“贵州白酒”中国名酒基地。

贵州白酒名酒阵中,不能没有茅台,不能只有茅台,有主杆还要有枝叶,纵观当下接待用酒,无论单位大小,钱的多少,为面子计,动辄上茅台,这既增加了供方和求方各自的压力,也激活了假茅台的制售市场,实在得不偿失。愚以为,喝曾经担纲过遵义接待史上的“大腕明星”的董酒一样可以喝出面子,更可以喝出健康,照旧有了“幸福指数”含量,岂不美哉!

当然,这还有赖于董酒做好推广工作。履新的董酒公司,你“懂”酒吗?

0 +1
作者:黄先荣  编辑:范吴瑕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APP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公众号
百度统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