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缘·酒怨·董酒情

2012-10-30 06:05:34 来源: 糖酒快讯

我不怎么懂酒,酒也不怎么懂我。我不醉心于酒,酒也不醉心于我。然而,不懂酒的我却多少有点董酒之缘,也多少有点董酒之“怨”。

第一次饮酒是在父亲坟前的黄土坎上,饮的是那不知名的用玉米酿制的散装酒,仅仅只饮了小小的一杯,那时我还不满七岁。一杯小酒醉了小小的我,醉在父亲的坟前。为什么饮酒,为什么会醉,至今母亲也没有弄明白,我也不知道是何因所致。之后的二十多年里我都是滴酒不沾,记忆中好像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开始尝试着爬格子,并参加了原遵义市委宣传部(现为红花岗区)举办的一次论文征文发表会,征文活动经费由董酒厂赞助。发表论文的现场设在董酒厂,那也是我人生第一次迈进杜康一脉相传的产酒地之一。

在位于董公寺的董酒厂我闻到了酒香,参观了酒窖,看到了酒坛,知道了董酒的酝酿含有上百味中草药,更知道了董酒的酒液清澈透明,香气幽雅舒适,入口醇和浓郁,饮后甘爽味长的特点。自然也在饭桌上小饮了几杯董酒。那会,盛董酒的容器是造型很优美的曲线型圆柱玻璃瓶,婀娜多姿,晶莹剔透。董酒厂还给我们每人赠送了两瓶董酒。那年月若是能在家中的装饰柜里摆放两三瓶董酒,会为家居增色不少,用现在的话说也算得上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初识董酒也算是我的董酒之缘,但我依然不懂酒,酒这玩意太神奇,装在瓶子里晶莹剔透盛在杯子里透明穿心,喝在肚子里却会让我彩霞红满天,心跳如刘翔的百米跨栏,脚杆老不听召唤,走在路上还以为是谁在用棉花给我铺路——软绵绵的。

有时候我在想酒之灵气远胜于人之灵气,酒没有生命力,却能让有生命力的人像酒水一样在杯里荡荡漾漾,在瓶中晃来晃去,甚至在神出鬼没中就思维模糊了,酒仙们就找不着北了。这是酒缘引发的酒感。其实,董酒的确不错,早就享有中国八大名酒之美誉,上世纪董酒之傲气是站在窗口吹喇叭——名声在外呀。然而曾经几时,有那么几年,虽然有“不喝董酒不懂酒”的“董”“懂”字眼的巧妙替换,但董酒自身是否有点不懂酒了,影响力在慢慢的萎缩。要知道“酒好也怕巷子深”哟。董酒那会有点隐至深闺静悄悄,酒客难捉芳香美。

董酒之缘的我1993年还参加了遵义晚报举办的董酒杯走向市场征文,多少得了点奖金来胸怀董酒情,这是我的董酒之缘。

既然有酒缘,又何来酒怨?话头得从几个驾驶员在贵阳饮酒扯起。两年前,我所在公司的几个司机到林城贵阳送宾客,送完宾客本该返遵,可几个司机被邀至亲戚家来了“好几杯”。下午我打电话问其是否已返遵时,才知他们已经陷入了侯宝林相声《醉酒》的杯里。问他们几个喝了多少酒,有说半斤、有说一瓶、有说两瓶外加啤酒,反正被酒精考验的几位师傅之语言,恰好可以顺着侯宝林的电筒光向上爬了。面对敢于爬电筒光柱的他们,我只得切断手电筒电源,告诉他们不能动车,必须在酒精挥发、大脑清醒后驾车返遵。次日,我得知几个师傅喝的是遵义董酒厂的新产品“黔龙出山”,尽管黔龙出山醉了他们,乐了他们,但是按规定办公室也扣了他们一点点奖金,也算是告诉他们:董酒虽好,请不要贪杯哟,董酒虽好,请不要酒后驾车哟。这就是董酒之怨,当然也是在怨后萌生了一份说不尽的董酒情。

那天,我打电话告诉一个师傅,准备将其在林城贵阳豪饮“黔龙出山”的董酒情节写进《酒缘酒怨董酒情》中,没想到他尽然会说:“没问题,你尽管写,稿费来后让我们喝国密董酒就行了。”看来是问事得事,这篇文章的笔墨又变成了饮后甘爽味长的董酒,说不定又要醉倒几个人,说不定又有人要去顺着侯宝林的电筒光柱向上爬了。

哈哈,董酒是国密,喝酒醉了是秘密,谁喝醉了,我不告诉你——这就是我的酒缘酒怨董酒情。当然,如果你真要让我告诉你谁喝醉了,那你不妨提几瓶“国密”来,喝了不就全知道了“谁喝醉”的秘密。 

 

0 +1
作者:潘廷祥  编辑:范吴瑕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APP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公众号
百度统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