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凭啥不“伟大”!

2018-04-14 02:14:04 来源: 糖酒快讯

老大的日子不好过,特别是沾上“伟大”这个词时更是不单单指自己,而是牵连到整个行业。就在4月9日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政商关系的‘亲’与‘清’”分论坛上,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与新希望老大刘永好就怼上了——

袁仁国:茅台离伟大企业越来越近。

刘永好:说自己伟大的公司往往活不长。

一石激起千层浪,各个媒体之端均把袁仁国与刘永好的对话无限放大。一个市值万亿、一个市值300多亿;一个年销售千亿级集团、一个号称千亿级(新希望集团2016年营业收入682亿元)的公司;一个卖酒的、一个卖饲料的;一个敬畏传统产业与传统文化的、一个挑战创新能力与无畏经营的,两个“大家”虽然没有针尖对麦芒,但似乎可以看到我们的中国白酒在社会形象与产业价值方面所遭遇的“偏见”与“不屑”。

从“大”到“伟大”,参加博鳌亚洲论坛的企业都了不起

作为全球经济风向标的博鳌亚洲论坛,其影响力与代表性不言而喻。同样,这场关于讨论“企业从大到伟大”的论辩引人瞩目,我们无法还原当时发言的语境与细节,至少在探讨茅台是不是个伟大企业时花费了较多时间与精力,毕竟茅台是几届鳌亚洲论坛上出现频率与受到的关注度最多的对象之一。这不仅让其它行业领袖眼红,也让中国白酒企业羡慕与忌妒,或许,这样的“博鳌茅台现象”已经用事实在回答茅台是不是一家伟大的企业。自然,讨论茅台的“篇幅”过多就会挤压讨论新希望、华谊的时间。

当新希望董事长刘永好不断提出“将伟大交给社会评价、交给时间评价”后,补充的“说自己伟大的公司往往活不长”有些武断,毕竟代表中国水平的国际论坛上,我们还是应该好好说话。

其实,我也非常纳闷,白酒怎么了?难道一个传承千年的产业还抵不上一袋饲料对猪的“刚需”?白酒为什么不能谈伟大?又为什么不能成为伟大?作为世界烈酒第一品牌的茅台难道连谈“伟大”的权利与责任都要受到抨击么?

戏剧性的是,同台的华谊兄弟CEO王中磊表示:“袁总太谦虚了,茅台一定是伟大的企业,因为它已经存在了上百年。”在我看来,无论企业大小,无论盈利多少,我们都拥有渴望成为传大的梦想与追求,都有纵论伟大公司的权利与担当,也犯不着在意别人一时眼红就说三道四。

伟大是相对论,茅台是白酒行业伟大企业之一

的确,白酒不像华为、联想那样更具有高科技、生活功能极强的产品,但这个行业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几千年行当,这有些像西方的诸多老字号。不能因为高新技术产业与传统产业的性质而否定彼此。产业无贵贱,只要有市场,有合理合法的强大需求,这就是为社会、为消费者创造价值,我们都应该彼此尊重。

中国白酒就像快消饮品可口可乐,又像将娱乐上升为文化产业的迪士尼,难道你能说可口可乐、迪士尼不是世界级的伟大公司么?中国白酒已经远远超越于物质属性的范畴,更是文艺灵感、情感纽带、领袖人生与国际交往的精神载体,更是中国文化、美好生活的组成部分,在新时代更代表着中国文化向世界频频举杯。

白酒是中国国粹,是生活嗜好品,已经不简单是沟通国民,更在沟通世界,那么我们还认为茅台不伟大么?中国白酒不伟大么?

显然,伟大无绝对标准,伟大是相对论。

今日之中国白酒,毫无疑问茅台作为行业独角兽企业已经成为中国名片,在行业内完全符合一家伟大的公司,同样,五粮液将宜宾打造成了千亿五粮浓香产区。还有洋河泸州老窖汾酒等 ,在社会责任、行业道义、回报投资者、践行工匠精神都代表着一个民族产业的智慧,又何尝不是在向伟大企业进军呢?

我要为中国拥有茅台、新希望、华谊兄弟这样的行业翘楚喝彩,我认可刘永好先生所说的“伟大不是自封的”,但伟不伟大也不是刘先生一个人说了算的,且不能把“企业家提及伟大”就给定义为“自封”。我欣赏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所言:“华谊兄弟不拍电影就不是华谊兄弟,但华谊兄弟只会拍电影也不是华谊兄弟,这样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

所以,我们看到了袁仁国先生“不酿好酒不是茅台,只酿好酒也不是茅台”的境界追求,以及这些年茅台布局国外葡萄酒、生态农业、大健康、酒旅产业等“走出酒天地”战略魄力,无不印证着,茅台正在无限地接近世界级的伟大公司。

一个万亿级的传统产业,一类滋养了一个民族几千年的中国食品,应该有一家或几家伟大的公司。恰如刚刚闭幕的第七届中国白酒领袖峰会上,中国酒业协会正在运筹的将中国白酒申报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国白酒应该有这个自信,也应该有“伟大”的实至名归。

看罢此文,作为与我们朝夕相伴的中国白酒,谁是您心目中伟大的白酒企业?

0 +1
作者:新食品杂志社社长、糖酒快讯网CEO 向宁  编辑:罗诗雨
百度统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