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势4年,泸州老窖希拉谷能否撑起澳洲精品酒市场半边天?

2018-02-12 10:04:40 来源: 糖酒快讯
导读: 过去10年,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增长形势一片大好,这其中 2015年底生效的中澳自贸协定起到了巨大的助推作用。

过去10年,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增长形势一片大好,这其中 2015年底生效的中澳自贸协定起到了巨大的助推作用。而到了2019年中国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彻底实现零关税,毋庸置疑,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将继续保持良好态势。

据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Wine Australia)最新发布的出口报告显示,2017年澳大利亚葡萄酒对中国出口再创新高,出口额增长了63%至 8.48亿澳元(折合人民币41.71亿元),出口量增长了54%至1.53亿升,平均价格增长了6%至5.55澳元/升(折合人民币27.30元/升)。俨然,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额第一大市场,也为中国消费者青睐与追捧澳大利亚葡萄酒提供了强有力的佐证。


图片来源于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2017年年度出口报告

我们再来看另一组数据,2017年澳大利亚全球出口总额25.6亿澳元,其中单一西拉葡萄品种酿造的葡萄酒出口总额占6.01亿澳元(折合人民币29.56亿元),成为澳大利亚出口额排名第一的葡萄品种,也是澳大利亚高端葡萄酒的主力军。这意味着,中国的“新富阶层”从琳琅满目的葡萄酒货架上放进购物车里的葡萄酒大多都是西拉葡萄酒。

也可以这样说,尽管中国的葡萄酒消费者并不知“西拉”为何物,但他们已经开始高频痛饮西拉葡萄酒了。

“国际巨星”澳洲西拉闪耀中国市场

西拉最早发迹于法国罗纳河谷。早在18世纪就已经是罗纳河谷的明星,19世纪初罗讷河谷的葡萄酒价格甚至高过波尔多(Bordeaux)和勃艮第(Burgundy)。敏锐的澳洲葡萄酒之父”詹姆斯·布斯比(James Busby)从中发现了巨大商机,于是在1832年他从法国引入了澳大利亚第一株西拉葡萄。

西拉来到澳大利亚化名设拉子(Shiraz),风格也跟罗纳河谷大相径庭,由于澳洲气候炎热,这里的设拉子往往果味浓郁,口感奔放。从波尔多学习回来的酿酒师大胆创新,一改法国传统工艺中西拉配角地位,让西拉充当主角,使西拉的特质被最大限度地释放出来,并大放异彩。至此,作为舶来品的西拉葡萄酒也逐渐发展成为澳大利亚国宝级葡萄品种。


“澳大利亚西拉葡萄酒进入中国市场后,迅速挤占了以赤霞珠和美乐葡萄品种为代表的进口葡萄酒市场份额。2017年,澳大利亚瓶装酒在中国市场上首次超过法国,澳大利亚也因此成为中国进口葡萄酒市场的第一大主产国。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推断,西拉比赤霞珠和美乐在中国更受欢迎。”某澳大利亚葡萄酒商表示。

有葡萄酒讲师为此解释道:“中国人不喜欢太酸或者太涩的食物,尽管赤霞珠是一个很好的葡萄品种,能酿造非常棒的葡萄酒,但如果不充分醒酒,喝起来会很涩,对中国人来说有点儿难以入口,因此以赤霞珠和美乐为主角的法国名酒反而很多中国消费者喝不惯。”

进口酒“爆发”,叩动白酒从业者心门

进口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爆发趋势早已叩动白酒从业者的心门,于是很多白酒经销商甚至白酒企业纷纷开始“染红”。白酒经销商“染红”的方式以代理葡萄酒为主,而白酒企业的方式则多种多样。其中包括与国外酒庄签订对华供应协议充当中国区总代理;或将国外葡萄酒海运回国自行罐装,以轻资产方式参与到葡萄酒流通领域,将葡萄酒作为白酒销售链的补充。

作为海外酒庄并购先行者的白酒企业,泸州老窖率先通过海外并购加持葡萄酒业务,实现对上游生产和成本的直接管控。泸州老窖之所以选择并购澳大利亚酒庄,主要基于两点判断:

1、泸州老窖战略性入主葡萄酒行业时,考虑到旧世界精品酒庄产能受限,势必无法满足其市场需求;

2、泸州老窖通过对高端葡萄酒消费者调研发现,消费者想喝一杯健康、优雅的葡萄酒,但酸涩的口感带来的饮用体验实在称不上享受;

综合以上两点考虑,泸州老窖将目光转向了更适合中国口味的澳洲西拉,同时在全澳洲展开搜索,最终收购了位于麦克拉伦谷的SHOTTESBROOKE酒庄。

不同于白酒依靠工艺和窖池出好酒,葡萄酒几乎可以说是“靠天吃饭”。当年的葡萄收成决定了这一年能否是一个伟大年份,葡萄园的风土条件是决定葡萄酒质量的先天条件,没有得天独厚的风土,自然也就没有倾国倾城的美酒。

麦克拉伦谷位于南澳阿德莱德优质产区,在这里能找到一万五千年前到五亿五千年前之间的40多种古老的土壤结构,土壤结构差异极大,再加上气候变换,使得当地的西拉拥有非常好的多样性。SHOTTESBROOKE酒庄将不同西拉调和酿造出的葡萄酒十分柔和且个性突出,在当地非常受欢迎,被誉为“西拉之王”。

泸州老窖“白染红”打造行业标杆

尽管泸州老窖已经完成了对SHOTTESBROOKE酒庄的收购,但却并未“入主”酒庄。

中国资本收购海外酒庄的案例数见不鲜,但往往伴随而来的新闻是中国庄主屡陷”投资僵局“。泸州老窖收购SHOTTESBROOKE酒庄(中文名取其音译’希拉谷’)后,为确保酒庄健康运营,仍由原酒庄家族继续打理。


希拉谷酒庄庄主、国际知名酿酒师哈米什·马奎尔

据泸州老窖葡萄酒事业部品牌负责人黄甜甜介绍,此举主要出于两方面考虑:“希拉谷酒庄团队对葡萄酒非常专业和敬业,因此在生产环节泸州老窖只需提供帮助和检测,没有必要再做其他约束;另一方面如果泸州老窖在产品与设计方面做过多干涉,相反可能会导致“西拉之王”澳洲特色的流失。”

进入中国市场的三年里,泸州老窖一直没有做大范围品牌宣传,而是秉承着一贯的理念“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在四川多地试销,直到样板市场捷报频传,西拉品类迎来了爆发期。泸州老窖将2018年作为希拉谷品牌运作的元年,在今年春糖大举招商,希拉谷能否在全国落地生花?拭目以待!

0 +1
作者:杨婷婷  编辑:魏鹏飞
百度统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