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来了,能喝多少酒? ——水井坊你冤不冤?

2014-11-07 03:10:19 来源: 糖酒快讯

外商投资产业政策调整,名优白酒中方控股政策被取消。国有资本从一般竞争领域退出是大势所趋,而白酒行业早已处于完全竞争状态。外来投资改变的不仅是产业格局,更能通过产业升级和竞争优化,让更多的消费者获益。

11月4日,国家发改委就《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修订稿公开征求意见。此次修订中,中方控股的条目数从44条减少到了32条。其中“名优白酒需由中方控股”一条被取消。

这显然是白酒行业的利好消息之一。

我们知道,名优白酒尤其中国名酒是计划经济时期的产物,17个中国名酒、55种优质酒,在当时的状况下,更多是以技术层面的香型、口感、风格来决定的。后来国家有限度的放开了酒类企业尤其名酒企业的外商投资,但一直不允许被控股。

其中最典型的案例当属帝亚吉欧对水井坊的投资。在其对全兴集团(水井坊原控股股东)由49%而增持4%之时,遵照法律和产业政策,作为水井坊旗下品牌,17大中国名酒之一的全兴大曲不能被外资控股(水井坊诞生于1998年,不是名优酒,不受政策限制),因而水井坊必须将全兴大曲剥离出去。这才有了全兴酒业拆分并被上海烟糖控股。

如果这一案例放在今天,全兴大曲作为老名酒,可能完全不至于是今天这样一个没落局面。水井坊也能通过双品牌关系互动、上下支撑实现有序发展,恐怕也不至于到今天让帝亚吉欧都无可奈何。

昨天有媒体问我如何看待此次政策调整,我说好事儿:

第一,无论今年以来中央到地方都反复提及并大力推广的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还是上上一届政府曾提出的“国有资本要从一般竞争领域逐步退出”的改革方向,都是主张除了事关国家安全、能源安全等行业,国有资本要从一般竞争行业退出,将本该由市场决定的东西交还各类改制后的市场主体。今年提出的混改,是上上一届政府部分经济改革导向的延续。

第二,白酒属于完全放开的食品工业的一个子行业,早已处于完全竞争状态。过去只是由于地方酒企多为纳税大户,国有资本控股对地方政府而言更有利。而随着政府职能转变、简政放权的进一步深化,无论是否纳税大户,只要照章纳税、遵纪守法,政府对企业的干预、对微观经济的资源配置主导权将逐步弱化,这是习李新政的改革方向之一。

第三,虽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市场动荡,但与大多数产业相比,白酒行业的盈利能力、资产回报率仍有明显优势,对外来资本包括外资的吸引力仍然很大。尤其随着行业进入深度盘整,2015年之后二线以下酒企更加步履维艰,资金面更为严峻,酒企对外来投资的渴求也将日益提升。

同时对于一线品牌的混改,由于茅五泸等体量过大,普通资本基本上难以在茅五泸上有更大的作为,而国际资本则没有这一障碍。本次政策的放开,为一般产业资本、投资资本、外商资本等大规模深度介入酒类行业,扫清了最后一个障碍。

第四,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连接一切、整合和改变越来越多行业的今天,外来投资带来的不仅是资金,还有共同参与经营后带来的新的机制、人才与活力,以及由投资商本身所处的、或所介入的其他行业的经验、方法和更多商业资源的整合。

第五,关于民族品牌的民族感问题。白酒是中国民族产业中最具国粹特征的行业,没有哪个行业能像白酒一样,与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社会等各个领域有这么多千丝万缕的关联。也许会有朋友说,白酒完全放开后,这一民族产业能否被外商逐一持有,再现全行业沦陷?我倒认为大可不必担忧。

我们经历了36年的改革开放,今天的中国市场各类企业主体的竞争水平、管理运营系统和对新经济的认知等等,不再是改革开放之初的水准。大多数行业企业对自己的发展路径、发展目标还是有着比较清晰的认知,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或者说,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需要什么。

食品饮料、消费电子行业引入外资以来进进出出的经验教训,我们已经看的很多。最终呢?食品饮料和消费电子行业的国产品牌仍然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因此我们没有必要再以狭隘的民族观、产业观来看待白酒行业的全面放开。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产业升级、竞争加剧的市场争夺中,最终受益的还是消费者。

狼来了不全是坏事儿。

0 +1
作者:晋育锋  编辑:魏小雯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APP

扫一扫关注
糖酒快讯公众号
百度统计
Top